著名鋼琴演奏教育家 程定一師兄專訪

邁向更健康,更快樂的人生之路


程定一師兄,姓工程師的程,據其家族譜記載,祖先是唐朝的開國元勛程咬金,程知節﹔名定一,其父說是取之於“孟子”一書:梁惠王問孟子,天下如何定?孟子曰,定於一。程定一師兄是灣區赫赫有名的鋼琴教育家,學生經常在各級鋼琴比賽中獲大獎,享譽國際。他不但致力於教學,還擔任如灣區史坦威社董事會成員等多種社會職務,令人尊敬。他從小接受嚴格的鋼琴演奏專業訓練,受名師教導,才華橫溢,卻突遭命運的沉重打擊,經歷過長達十八年屈辱的苦役之災,人生最寶貴的青春年華失落在非人的勞改營中,九死一生,原本輕撫琴鍵的手被牢役和苦工徹底摧毀,出獄後,憑藉著頑強的意志和對音樂的一腔赤誠之愛,勤奮練習,使雙手恢復了大部分的演奏技能,現在從事鋼琴演奏教育。程定一師兄雖功成名就但虛懷若谷,知識淵博,閱歷豐富,言談風趣而幽默。因緣際會,他進入了太極門練氣養生。

問:定一師兄,請簡單做個自我介紹吧。

定一師兄:我今年七十有二,過了古稀之年,心態開朗,因為在我一生中,目前的生活算是最好的,我經過無數的磨難,現在老了,比較起來說,過上了幸福的日子,不受壓迫,也擺脫了窮困﹔以教授鋼琴為生,在灣區住了有二十一年,各方面都算是很滿足。但我的身體是有些毛病的,有家族性的高血壓,糖尿病,因為年輕時受的磨難,現在有關節炎現象,要經常吃藥。

問:請說說您和太極門的緣分。 

定一師兄:我原來並不知道太極門的名號,但也接觸過各種養生的方法,平時也游泳,跑步,也去過健身房,但後來都不能堅持,在機器上獨自跑三十分鐘,覺得很無聊。幾年來,一個經常保持聯系的老朋友在每次聚會時會聊起他在練氣功,我開始並未留意,因為公園裡練氣功的地方很多。去年,他又告訴我說練氣功后身體明顯好轉,精神也好多了。年底前的一天,他邀請我去他練氣功的地方,路途也不遠,我就開車去了,到了那裡,才知道叫太極門,裡面很熱鬧,以氣功來養生,我很快地就填完了表格加入了,大家都很歡迎我。

問:開始練功的感覺和過程還順利嗎?

定一師兄:感覺太極門氣氛和諧,融洽,像個大家庭,每個人互相都很關心。今年上半年我關節炎發作無法行走,師兄姊紛紛上門探望,還給我送了很多吃的東西,讓我從心裡感到十二萬分的感動,真的像家裡人一樣,十分溫暖和感激。另一方面我開始練功,師兄姊不厭其煩地輔導我,開始時,有些惰性,就練得比較少,但每周會參加集體練習,慢慢地,覺得既已入門,就應好好堅持下去﹔後來,在家想偷懶時,內心就會有罪惡感,練功的次數慢慢增加了。

問:那師父對您有何影響?

定一師兄:師父是一個很有深度的修煉者,他以普通,幽默的語言把修煉中很深層次的含義解釋給我們聽。太極門裡的師兄姊人材濟濟,來自各行各業,有高科技行業,教育界,醫生,哲學等,他們都被師父的開示所懾服,何況我呢?我十分信服師父的教導,發誓每天要堅持練,每次練完,心裡有如釋重負的感覺。

問:練功對您有哪些好處?

定一師兄:因為工作的關系,作息不正常,我的胃有病,餓起來胃會有燒痛的感覺,需要吃藥,但原來吃了藥也不是很有用,最近,胃藥還是要吃一點,但效果卻很好,一兩個月來沒有犯過。我每三個月去檢查身體,驗血,也一直在吃降血壓藥,但血壓還總在140- 150,上個月底去檢查時,醫生說:這次你一百分,血壓才120。我70多歲了,這樣的數字很不容易。血糖指數也有降低。我練功僅八個月,並不是那麼勤奮,就有這些收獲,我加深了信仰,現在練功甚至是我的依賴了,每天都自覺練功。心情也變開朗了:我原來性格很急,不達目的,都睡不著覺。現在生活中遇到不順利的事情,會靜下心來,想一想,等一等,心情平靜很多。我一生中接觸過很多養生的方法和宗教,但太極門讓我心裡有親切感,這是人生第一次,所以我今後要堅持下去。

問:氣功會對鋼琴演奏有幫助嗎?

定一師兄:氣功和鋼琴演奏從天生上是有關聯的,我本身是鋼琴演奏家,氣功的道理和鋼琴演奏至少有一部份是相通的,在力量的運用上,力量的運用實際上也是氣的運用,要求把身體的力量很自然地輸送到某一特定的點上,手指,手腕,手臂,像水管一樣是通的,我們練功中的好多招式在鋼琴演奏的訓練中都是用得著的,是相通的。

問:您在太極門最大的收獲是什麼?

定一師兄:各方面來說,太極門所傳授的和我所需的是相配的,我已經這麼大年紀了,這是我最後的機會,是一條讓我活得更健康,更開心,更愉快,更開朗的道路。

You are here: Home 著名鋼琴演奏教育家 程定一師兄專訪